NeverLand

這是一個樹洞。

一个(假的)读后感

刚好翻到以前大学写的一篇不知道是论文还是散文的读后感,看完西西弗的神话写的,顺便就粘贴上来了吧,不管怎么慢读还是记不住内容唉,怀疑自己到底还能不能读书了


“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便是自杀。”

    这是《西西弗的神话》全书的第一句话,也正是在课上看到了这句话,我才对加缪和荒诞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以自杀为唯一严肃的哲学问题、《荒诞与自杀》为全书首章,实在很难让我不把加缪与悲观主义产生联系。整部散论,若非看到最后一篇《西西弗的神话》,我仍以为加缪的荒诞哲学与太宰治的无赖派多少也有些联系。毕竟,加缪曾不止一次地强调,生活并无意义,希望也...

“现在我不为任何人思考,我甚至无意寻找字词。字词在我身上流动,或快或慢,我不使它固定,而是听之任之。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的思想模糊不清,因为它未被字词拴住。思想呈现出含混可笑的形式,沉没了,立即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前几天一直点开lofter就会闪退,莫名其妙的,昨晚睡前试了下才成功打开。
好像说过好多次,基本上没有留给自己的时间了。反省一下自己,是相当容易受环境影响的人。会读空气是好事,但过分在意周围时常让人感觉手足无措。对我来说,独处和沉默才是最理想的生活状态。

所以闺蜜你说我的读后感,每拖一天就更无从下笔。萨特这本书,总之能在不经意中一针见血,那个红头发的古怪的人,好像就是镜子里的自己。说不出话...

诗篇122:8 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缘故,我要说:“愿平安在你中间。”

刚刚读到这一句的时候,突然就哭了。
终于知道了这段时间一直处于自我厌恶死结中的原因。心里没有平安,只看到一无是处的自己。
但是又有谁是真的一无是处,被造即是最大的福音。

可能闺蜜儿会觉得这样的我有点莫名其妙喔。但即便看了再多萨特与加缪,我都没有独自面对一切荒谬的力量。荒谬人是孤独而封闭的,我不能,因为深知靠自己不能做成。

看完萨特的恶心,明白了将存在生生剥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一切都在孤离和无助里一败涂地。他选择在过去里接受自己,而另一个选择可能就是承认神造,将存在归于赞美和恩典。

见证了话语的力量。可能明早起来未来仍未找到,但起码要保...

好久没上来说话了
其实平时也时不时会上来刷刷看 但好像总是少了些能让我写写东西的时间
好快啊 忽然就两个月了 渐渐找到了生活规律
也不像一开始一样每天背着小相机去各种地方跑 早上上完课 回家煮个饭 然后一边看剧一边吃 吃完睡觉 睡醒写作业煮饭 然后吃完饭散散步或者看看剧 洗完澡写手帐再有时间就看看书 基本上平日都是这样过的
完全不像是留学的丰富生活嘛
不过总感觉最近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书一直没有看完 也没有好好写笔记 手帐最近基本都是拼贴 不怎么画画了
希望新的一个月会有新的动力吧
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要做呢

想上来说一声你送我的本子我写完了喔!最后一页手帐给你看ˊ_>ˋ
然后看到最新的文章,有点感慨。怎么讲,我自己是自认一直都像小孩子一样没长大过,但是偶尔回头看看以前写的文章又咯噔一下觉得这居然是以前的我写的,难以置信。然后呢,我总觉得,好像就是我们有了各自的朋友圈之后,交流就渐渐少了,而我自己,也疏于码字或者写信,仿佛我们之间的纽带就啪的一声被抽走了。
关于一个人,我想我大概能够懂你当下的心情。曾经很讨厌自己一个人,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也因为曾经有好感的人忽然在七夕揶揄完我之后说有对象,差点在街上握着手机哭出来,然后发誓以后一定一定要找一个对象然后用同样的方法报复人家;或者说看着周围的人好像...

刚好七天 一个礼拜
终于有时间坐下来登录老福特看看有什么动态,七天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实在想不到七天前的自己还在家里闲赖着
目前都还挺好,宿舍的位置去哪里都很方便,拐角处都藏着惊喜

新历七月七号是日本的七夕,这是他们的许愿竹。明天是开学式了,忙乱了好几天之后终于在刚刚有时间认真做了一次祷告,凡事仰望交托,希望一切都好,我们都是。

毕业快乐!之前看到过你的朋友圈,但最近繁琐的事情和自我封闭让一切都好像匆匆而过。之前去吃brunch的店里看到有很好看的干花,借着镜头隔空送给你:)

好巧,前几天还和别人说起来关于朋友的话题。我记得我们念中学的时候呀,总会有说不完的话,见了面可以一直聊一直聊好像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到了现在好像自然而然地换成了另外一种波澜不惊的方式。也不是说一开始就能习惯,自然也是有过小小的失落,因为好像开始发现了我们渐渐不再了解对方的心事,还有没有了喜欢的人。想要找人聊聊的时候开始变得迟疑,然后慢慢学着让它自己腐烂。

但是我那天跟对方说的是,没有了以前那种掏心掏肺的聊天对象,其实也是一个成长的契机。不是没有...

是闺蜜儿送的本子喔:)
没错我开始试着坚持在做手帳了!

最近啊,感觉自己越来越向里生长。无论是听没有歌词的音乐,还是花上一个上午描一朵花,都将自己的感受放大了无数倍。简单讲,就是活得越来越封闭,仿佛没有交流,单靠一个劲地吸收外界的信息也能活得很自在。也是这一刻才意识到,朋友圈和微博都不再是表达的输出口,好像真的是变成了一个社交失语者。

自然知道这样自在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所以不管这样自我封闭下去是好还是坏,都很认真地在想每一天要如何继续维持。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用文字去表达,总之呢,这些天尤其爱充满色彩的东西。水彩颜料啊,修图啊,像是悬浮在蓝色紫色里闪闪发亮着的电子乐呀,指甲油啊,化妆啊,都是不同方式的画画嘛。

或许是曾经太过于执着理性、逻辑一...

© Nev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